FRIEDAAustin

龙獒不逆不拆 文笔渣多指教 嘿嘿

【龙獒】高阳台NO.5

时针在不停的转动,张继科听着时针“嘀嗒嘀嗒”的声

音,越想越气,好你个马龙亏我还心

心念念的想找你出去玩,结果你自己跑出去浪还好不带

我!要是被我知道你去哪里了。哼哼

看我怎么收拾你....手机铃声打断了张继科的胡思乱想。




“喂,您好!请问您您是张继科吗?”




“我是。你是谁!你怎么拿着马龙的手机,马龙呢!”





“您您好,我是酒吧的酒保。马龙先生在我们店里喝醉

了,现在已经睡着了,您方便过来接他吗?”



“好。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就过去!”




张继科一推门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吵的脑瓜子疼,扫

了一眼发现马龙就趴在吧台前,身边

还有一个人女人对他上下其手,看得张继科恨不得骂醒

马龙。他快速走过去赶走对马龙图谋不轨的女人,扶起

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的马龙,掏出马龙的钱包结账走

人。





走出嘈杂闷热的酒吧,街上的安静和微冷的吹醒了张继

科混乱的的脑子,他终于听清马龙在念叨些什么。



“继科儿,不要!不要,继科儿!继科儿...”




张继科不知道马龙为什么唤他的名字,唤的如此心碎,

他不知道马龙此时在想什么,他是因为中午的误会吗?

他是此时的悲伤是张继科想的那样吗?张继科害怕这一

切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马龙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





“没事的,没事的,龙我在这呢。”




当张继科架着醉醺醺的马龙经过物美的时候,他不知道

醉的像一摊烂泥的马龙哪里来的力气把他拽进物美。




张继科看着马龙特别有气势的把一百块钱拍在桌上,用

他的小奶音,气势汹汹地说




“老板,给我来一百块钱彩票!”


张继科看着老板对自己同情的眼神,拿出了一沓彩票,

递给马龙。




张继科就这样陪着马龙在寒风中刮了二十几分钟的彩

票,无语地看着马龙拿着中了十块钱的彩票兴高采烈地

冲进店里,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马龙这个无比无语

的行为....



等他再抬眼看,马龙已经拿了一个小蛋糕现在自己的面

前,扑闪着大眼睛看着他。





张继科又看着马龙无比强势的把小蛋糕塞进自己的怀

里,拼命的深呼吸。




“张继科儿,我跟你说你拿了我的蛋糕你就是我的人

了!是我的人,你就不可以和刘诗雯在一起,也不许和

许大蟒走的太近,你都是我的了!”






张继科此时的脑子被炸成烟花,他从来不敢想马龙对自

己竟然也是这种感觉。还害自己纠结了这么久,伤心了这么久。他不禁想逗逗马龙。



“我为什么不能和小枣在一起啊,她多好啊。大蟒是我

的兄弟。”





“我不管!我不管!你是我的人,是我的!你要听我

的,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马龙,你怎么这么霸道啊!拿十块钱的蛋糕就要我和

你在一起啊,我有这么不值钱吗?”



“我不管了!我就霸道了,你必须和我在一起,我才是

你的....诶   继科儿,你不反感是吗是吗是吗   你等着我

这就去买那种好的蛋糕,买回来我们就在一起!我这就

去!”




“你是不是傻啊!不用去了,我答应你了!”




“继科儿!继科儿!继科儿!嘿嘿  继科儿是我的

了!”




张继科拉住傻乐的马龙,紧紧的抱住马龙。张继科趴在

马龙肩上,在他的耳边说




“马龙,我喜欢你,很久了。”




马龙欣喜欲狂,大喊:




“张继科,我也喜欢你!”






吓得张继科赶紧捂住马龙的嘴,可张继科的嘴角确实高

高的上翘。




马龙找不到任何语言可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他的脑子

此时只有一个反应“继科儿也喜欢

我,他是我的了”。





这个也要成为马龙此生最特别的夜晚之一,在这个晚

上,张继科答应了他的告白,他知道了

张继科也喜欢他,在一天他得到了此生的珍宝。

如果

致:
  马龙
我从不悔与你相遇、相知、相爱,你是我生命中最灿烂的阳光。

但是,对不起,我们又一次分开。不过,我想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分开吧。

我们的第一次分开是在我们约定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时候,当我看到你父母那苍苍的白发,还有她那黯然神伤,他们那乞求我放过你的神情,我就知道我不能再绑着你,我该放开你的手。

你的心思那么重,那么敏感,父母的不理解,她带给你的内疚,该让你多自责,该让你多纠结;还有我带给你的压力,让你两难,进退不是。我该放开你了,让你不再...

你该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拥有一个贤惠的妻子,而不是我这样强势;你应该拥有可爱的儿女,而不是羡慕其他人;你本应该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而不是只有我和道哥。

原谅我,原谅我放开你的手。

                                                                    张继科



方博将三十年前张继科扔掉的信,递给了马龙。他和她看着马龙攥着张继科写给他的信,趴在张继科的病床边哭成一个泪人,听着马龙歇斯底里的叫张继科起来,听着马龙撕心裂肺的哭声,本应该安慰马龙的张继科再也不能睁眼。


“科哥曾跟我说‘他陪你走过了十五年,却又离开你的生活三十年,虽然痛但他不悔。就像他看到你结婚的消息,他虽然伤心,却又庆幸你不会被世人诟病,拥有了幸福的家。”


她听到方博的一番话,她心里堵得厉害。她知道她与马龙现在的生活,都是她从张继科那偷来的。

如果当初不是她去张继科,骗张继科说马龙曾跟她说过想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也许张继科也会那么决绝的离开马龙,他们也不会想现在这样,他们本该幸福的。

马龙浑浑噩噩的参加完张继科的葬礼,他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相信张继科,为什么不站在张继科的角度想想,如果他当初...也许现在他们就不会阴阳两隔。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一切已成定局。逝者已逝,徒留生者于无尽的悔恨中。

――――――――――――――――――

他们是英雄,他们给了我前进的动力,他们犹如黑暗中的明灯,指引我方向。因为他们我爱上乒乓,更爱他们的精神,他们本就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却要受那些什么都不懂的质疑。对不起,我的情绪有些激动,如果让大家感到不舒服我道歉,大家也可以无视我,很抱歉。

一世迷离 楔子

重新修改了一下  因为有些地方过度的很生硬  望大家多担待

――――――――――――――――――

许昕推门进来时,整个房间都是阴暗的,嗅觉里充满了刺鼻的酒精味只能模糊地看见墙角有一个黑影,不远处还散落着一堆玻璃碎片。他怒气满满地冲过去扯开窗帘,刺眼的阳光使马龙下意识地抬手挡住阳光。


马龙抬起头似看非看地望着许昕,许昕看着眼前的马龙,他被他师兄眼神涣散,满眼通红,一脸许久未打理的胡茬吓到了,这哪里是赛场上意气风发的“帝国破坏龙”。


仔细听,马龙嘴里还喃喃地说:“继科儿,你快回来吧!我错了,我后悔了!没有你我怕黑,不敢一个人睡。我错了,我想你,我爱你!你回来好不好,我好想你...好爱你!我错了...回来吧,继科儿...”



许昕弯下腰伸手拉起马龙,可是马龙好似没有骨头一般有靠着墙滑了下去,许昕不禁怒吼道:



“张继科已经不在了,你这样做给谁看!你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他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不会再有人在你失落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安慰你,不会再有人有人因为你的‘女朋友’失落惶恐不安,不会再有人....”



说到这许昕再也不忍心说下去,也说不下去了




马龙在听见“张继科”三个字的时候空洞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亮光,他“呼”的直起身子抓着许昕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急切地说:“昕子,你一定知道继科儿在哪对不对,你带我去找他吧!我跟他道歉,不和他吵架了!我告诉他我再也不畏惧世俗的眼光!我要向全世界宣布‘我们在一起了!’你快带我去找他,我要告诉他!对,我要告诉他...我...我要告诉他...我要告诉他,继科儿...”




马龙的手无力的从许昕身上滑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许昕看着此刻的马龙心一抽一抽地痛着,许昕跪在地上双手使劲地抓着马龙,死命地摇着马龙的肩企图摇醒他嘴里吼着:“师兄,你醒醒啊!继科已经死了!他死了!回不来了!你...你要好好的,他希望你好好地活着带着他那份!”




马龙垂下眼皮,说:“昕子,你开车在楼下等我。我去打理一下,我们去看继科儿。”




 
  许昕载着马龙来到墓园,墓园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清萧瑟,相反它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青草,路边还有不知名的小野花。马龙坐在张继科的墓前,看着许昕说:



“大昕你说,继科儿当时知道我要跟她订婚他是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我不想和她订婚的,只是我爸妈...我....”




“马龙,你现在再后悔,说再多都没有用了。张继科,已经...不在了。好好地活着,带着他的那份吧,他肯定也希望你能幸福。”




“是啊,都没有用了...没用了....他不在了可是没有他我怎么能幸福...没有他马龙还会幸福吗..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没有张继科的马龙也就不是马龙了。不再是马龙的马龙还有必要存在吗..呵呵...   大昕,你先走吧,我想和继科儿说说话,我想再看看他,然后我就可以变回以前的马龙了。.”




许昕闻言静静地走了,他远远地看见马龙靠在张继科的墓碑上,周身弥漫着痛苦。




  马龙撇见许昕渐渐走远了,他摸着墓碑上张继科的照片,就如他们初见时肤色白皙,整个人稚嫩而美好。




马龙抚摸着张继科的照片轻声说:“继科儿,等我!我道歉,然后我们还要在一起!”他拿出偷偷藏在口袋的玻璃片缓缓地割开手上的动脉,鲜红的血喷涌而出,他仿佛看见他的继科儿站在他面前向他伸出手说:“马龙,我不生气了。龙仔,我们走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许昕在回去的路上越想越觉得那句“变回以前的马龙”不对劲,当他转头回去赶到时,已经来不及了。他看到马龙靠在张继科的墓碑上,全身僵硬,入目是鲜艳的红,可是马龙嘴角却挂着释然、幸福的笑容。




雪白的纸被他师兄拽在手里与满目的红形成鲜明的对比上面写着“钟情怕到相思路,盼长堤,草尽红心。动愁吟,碧落黄泉,两处谁寻。我去找继科儿了,我一个人怕黑。都说们们是彼此的镜子,镜外的人不在了,镜里的人怎么还会在。”

一世迷离 楔子

太太们,你们在哪啊!没粮了,求投喂啊!!!你们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你们快回来~没粮好痛苦啊~

――――――――――――――

许昕推门进来时,整个房间都是阴暗的,嗅觉里充满了刺鼻的酒精味只能模糊地看见墙角有一个黑影。他怒气满满地冲过去扯开窗帘,刺眼的阳光使马龙下意识地抬手挡住阳光。


马龙抬起头似看非看地望着许昕,许昕看着眼前的马龙,他被他师兄眼神涣散,满眼通红,一脸许久未打理的胡茬吓到了,这哪里是外号“帝国破坏龙”的马龙。


马龙嘴里还喃喃地说:“继科儿,你快回来吧!我错了,我后悔了!没有你我怕黑,不敢一个人睡。我错了,我想你,我爱你!你回来好不好,我好想你、好爱你!”


许昕弯下腰伸手拉起马龙,可是马龙好似没有骨头一般有靠着墙滑了下去,许昕不禁怒吼道:“张继科已经不在了,你这样做给谁看!你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他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再也没人会挂在你身上向你撒娇,软乎乎地叫你‘龙仔’了!”



马龙在听见“张继科”三个字的时候空洞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亮光,他“呼”的直起身子抓着许昕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急切地说:“昕子,你一定知道继科儿在哪对不对,你带我去找他吧!我跟他道歉,不和他吵架了!我告诉他我再也不畏惧世俗的眼光!我要向全世界宣布‘我们在一起了!’你快带我去找他,我要告诉他!对,我要告诉他...我...我要告诉他...我要告诉他,继科儿...”


马龙的手无力的从许昕身上滑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许昕看着此刻的马龙心一抽一抽地痛着,许昕跪在地上双手使劲地抓着马龙,死命地摇着马龙的肩企图摇醒他嘴里吼着:“师兄,你醒醒啊!继科已经死了!他死了!回不来了!你...你要好好的,他希望你好好地活着带着他那份!”



马龙垂下眼皮,说:“昕子,你开车在楼下等我。我去打理一下,我们去看继科儿。”


 
  许昕载着马龙来到墓园,马龙叫他先走,他想和张继科两个人待着。他远远地看见马龙倚在张继科的墓碑上,依稀听见马龙叫张继科等他。



  马龙看见许昕走了,他摸着墓碑上张继科的照片,就如他们初见时肤色白皙,整个人稚嫩而美好。他说:“继科儿,等我!”他拿出口袋的刀片用力地割开手上的动脉,鲜红的血喷涌而出,他仿佛看见他的继科儿站在他面前向他伸出手说:“马龙,我不生气了。龙仔,我们走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许昕在回去的路上越想越觉得那句“继科儿,等我”不对劲,他转头回去。可惜来迟了,马龙靠在张继科的墓碑上,全身冰冷僵硬,入目是鲜艳的红,可是他师兄嘴角挂着幸福的笑。


雪白的纸被他师兄拽在手里与满目的红形成鲜明的对比上面写着“钟情怕到相思路,盼长堤,草尽红心。动愁吟,碧落黄泉,两处谁寻。我去找继科儿了,我一个人怕黑。我们是镜子,镜里的人不在了,镜外的人怎么还会在。”

高阳台NO.4

  时间在指尖悄然流逝,又是一个夏天的来临。正是在这个夏天夜空最美繁星最多的夏夜,马龙和张继科的爱情终于破土长出嫩芽。

这一天队里好不容易放了一天假,马龙去找张继科准备约他一起出去玩。却被告知张继科和我刘诗雯一起去了训练馆后面的草地。马龙心想这两人有啥事情不能在宿舍里谈,非得跑到训练馆后头那么隐秘的地方说。

难不成张继科喜欢刘诗雯,要和她告白!!!想到这马龙不禁加快了步伐,可没等他看到张继科低沉的嗓音:

“我喜欢你!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马龙在这一刻不知道有多恨自己的乌鸦嘴。没事瞎猜什么,这下遭报应了吧!


马龙心痛的快不能呼吸了,他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不喜欢看到张继科和除了他之外的人勾肩搭背、谈笑风声。原来很早之前他就喜欢上张继科了,只是自己不自知而已。


他不想听到刘诗雯答应张继科,他不想听到张继科的满心欢喜,他狼狈懦弱地逃走了。


所以马龙理所当然的没有听到下面张继科和刘诗雯的对话


“就你这水平还自称为诗人,这么普通,我也会啊,何必来找你!”


“你懂啥!越简单越容易戳中人心,这才能体现你的真心,要那么胡里八哨的干嘛!”


“那就信你一回!但是到时候人家告白不成功,你可得负上一部分责任啊!嘿嘿”


“刘诗雯你想都别想,你笑得这么阴险,想坑我,早着呢!”

“我是那种人嘛”


“你走开!我要去找马龙一起出去了,浪费我时间!”

“啧啧啧  赶快去找你的小情人吧!”


“哼!刘诗雯你...算了,不和你一般计较!”


刘诗雯挥了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跑了,留下张继科一个人在那干瞪眼。


张继科推门就问许昕


“许昕,马龙嘞?”

“他不是找你去了吗?怎么你没看到啊?”


“你说的不是废话吗!看到了谁问你啊!”


“真是的跑哪去了!”张继科嘀嘀咕咕地找马龙去了,可惜他找了一下午都没找到人。


一个人气呼呼地回了房,门都没开马龙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高阳台NO.3

距张继科生病已经过去了很久,国乒的练习一直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马龙看着对面书桌上的张继科和许昕打得正火热,练习结束后张继科居然还搭着许昕的肩膀,难道不知道许昕流了那么多汗很脏吗,张继科你不嫌弃他吗?你的洁癖呢?我去!那两人居然还给我咬耳朵,张继科你难道不知道你是我的人吗,咬耳朵是我的专利吗?!许昕你小子给我等着,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

“大昕,不要聊了!过来陪我打一局!”

许昕正和张继科开心的讨论着马龙,就听见马龙那小奶音喊自己去与他对练,转过头就看见马龙笑得一脸灿烂,心里一阵发慌:完了!!!完了!!!师兄绝对是吃醋了!!要死了!!张继科你个...!!!要死啊!!!

尽管许昕在心里再怎么咆哮,他还是得乖乖的去和马龙对练。走之前还像怨妇一样看了张继科一眼。但在马龙眼里就是:许昕你这小子居然还敢向继科儿抛媚眼,不知道那是我喜欢的人吗!!!!许昕你给我等着,看我不好好练练你!!!

张继科看着许昕如同一条废蟒一样慢慢地挪过来,而跟在在他后面的马龙却脸不红气不喘悠然地走过来。张继科恨铁不成钢地拍了拍许昕的肩膀说:

“大蟒啊,你要多加训练啊!你看看你,你再看看龙!你说你怎么这么...”

许昕看看到马龙在张继科夸他的时候骄傲地挺了挺胸,顿时委屈的无以复加。

“张继科!!!你....”

“我怎么了!你自己不多加训练,怪我咯!!好啦,不说了!去吃饭我饿了!!”

许昕看着张继科和马龙勾肩搭背地走出训练馆,恨不得冲上去踹他们两脚,可是他没这个胆,只能恨恨的跟上去!

“你们俩等等我!!国乒说好的团结友爱呢!!!”

高阳台NO.2

清晨的微光悄悄地爬上马龙的脸,他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轻轻的揭开眼睑,刚睡醒的他还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个毛茸茸的蹭着他的下巴,低头就见张继科在他怀里动来动去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马龙看着张继科在他怀里熟睡,嘴角不禁高高翘起。马龙紧了紧抱张继科的手臂,下巴抵着张继科的头轻轻地蹭着,接着他将嘴慢慢地靠近张继科的耳朵,缓缓地吹着热气,马龙笑着看张继科在他怀里一缩一缩的,将自己埋得更深,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张继科的发旋痴痴地看着张继科的睡颜,心里感叹着岁月静好。

留恋地看了一眼张继科就下床穿衣,出门了。

“继科儿,继科儿,醒醒啦!我都买好早餐了你还不起来。快起来吃了再睡,等下的训练我帮你请假,等好了再去。午饭就等我中午给你带回来。你要乖乖的休息,不要偷玩手机!”马龙不放心地嘱咐了张继科一通。

“唔~我知道了,龙。你赶快去训练,等会迟到了又要被刘指训。”张继科揉了揉眼,半倚在床头,催促着马龙快走。

“我又不是你怎么会被刘指怼。”

“马龙!”张继科怒目圆睁地看着马龙!

“我走了,你赶快吃了。”

张继科看着马龙匆匆忙忙地走出门,也不忘关门。他望着马龙的身影逐渐被门遮挡,心里默念着:龙,不要对我这么好。你到时候要是知道了我龌蹉的心思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张继科自嘲地笑了笑,伸手捂住了想要流泪的眼睛。

吃完早餐的张继科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当马龙带着午饭推门而入时就看到张继科嘴角含笑不知在做什么好梦,他就这样提着午饭痴痴的望着张继科。睡梦中的张继科感觉有人盯着自己,打扰了自己的美梦不耐烦地睁开眼。

“继科儿,你醒啦。”

“废话!你那样盯着我,不醒才怪!”

“嘿嘿  过来吃饭,我给你带了拍黄瓜。”

“龙,我下午想去训练。”

“不准,你还在生病!”

“我没事了,不信你摸摸。”

相机了身子向前倾示意马龙摸摸他的额头,当马龙微凉的手覆上张继科体温偏高的额头,张继科susi的眯上了眼。

“还发着烧呢!”

“龙,我想去。我已经快两天没摸拍了,到时候没手感了!”

“继科儿,不去好不好!不要让我担心嘛,你现在这样儿,我不放心!”

马龙一边摇晃着张继科的手,一边拼命地睁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张继科,声音里尽是委屈。张继科看着眼前萌萌的马龙一时迷昏了头,不自觉的就应了声“好!”接着马龙就露出灿烂的笑容,张继科望着马龙明媚的笑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马龙,你又套路我!”

“继科儿,不要生气嘛!我这不是担心你嘛!啊啊–不要生气啦!”

“哼!”张继科瞥了一眼马龙,傲娇的转过头。

如果张继科没有翘起嘴角,说不定马龙还真以为他生气了。

我的盖世英雄445先生,大满贯五周年快乐!!!

高阳台NO.1

  马龙的葬礼结束后,许昕望着马龙、张继科的墓哽咽道:“如若当初他人多一点理解,他们多一点坚持,哪还会有眼前的悲剧。龙队、继科希望在那你们可以无忧无虑的在一起,没有人再阻挡你们!继科,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关于你和龙队的故事、你的心事吗?我好像告诉其他人让他们支持你们的爱,可是我不能...不能啊!那就说给你们听,说说你们彼此不知道故事。”风吹起许昕的发,他望着照片青涩的马龙、张继科,思绪随风逐渐飘远。

“昕子,我是不是不应该喜欢马龙?我现在感觉好累,真的好累,我好像放弃!可又舍不得...”张继科捏紧手里的酒瓶,垂着头声音压的低低的。

  许昕看着此时茫然无助的张继科,他知道他说什么都无法安慰眼前的张继科,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安安静静地陪他喝酒、聆听张继科的倾诉。

“我和龙刚开始只是点头之交,两个人就像两条平行线。他是队里的乖乖仔,师兄、教练都喜欢白白软软的马龙,而我看起来白细实则是教练眼里的刺头。又有谁能想到两条平行线会有相交的一天还紧紧地缠绕在一起。”说到这张继科不禁捂嘴轻笑,“那天太阳的余晖洒满大地,训练场里黑漆漆的。我发现忘了东西又折回去了,谁知道看到你师兄蹲在地上一边捡球一边抹眼泪。

  我冲上去拉起他问‘谁欺负你了,不要哭啊!我给你出气去!’心里暗自想谁这么不要命,玘哥也就是我肖门罩着的人也敢欺负。谁知道龙抽抽噎噎地说

‘陈师兄他们跟说不要以为有陈玘罩着就了不起,还趁着我刚打完比赛没体力跟我打车轮战。输了就要替他们打扫训练场。我才不是打不过他们,我只是没有体力了!才不是打不过呢’你不知道你师兄当时有多可爱”

“我怎么会知道我师兄当时有多可爱!反正肯定比现在好!”许昕在一旁轻轻嘟囔。

“不要打断我的话,你怎么怎么会明白龙仔有多可爱呢!”语音听到这句话不禁翻了个白眼,心想我才是有女朋友的人,你这个还在暗恋人家的居然还可以虐我,“之后我就带着龙找到那班人狠狠地虐了他们,又带着龙跟玘哥告状,那群人又被玘哥狠狠地虐了,他们再也不敢欺负龙了!从这件事之后我跟龙的交集就多了起来,也越来越好!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上龙,可能...”

“继科儿,你怎么喝酒了!许昕!继科儿还在生病,你怎么可以带他喝酒!你不知道这样会加重他的病情吗!你....”

“又不是我提议要喝的...”许昕小声地回了马龙一句。

“你说什么!嗯~!”马龙眯着眼看着许昕。

“没没没!龙哥,我啥也没说!”许昕感到一阵寒意急忙否认。

“对了,你今天去我那睡。我就在这里照顾继科儿,你也不知道轻重还拉着他喝酒。万一病得更重怎么办!”马龙一边说一边不容拒绝把许昕推出门。

许昕看着“砰!”一声关上的门,真真是欲哭无泪。

门外许昕有苦无处诉而门内的张继科也不好过,他看着马龙的嘴张张合合,急忙拉住马龙的衣角满脸委屈地说:“龙,我难受,想睡。”马龙立刻停止他接下来的长篇大论。“继科儿,你那里不舒服啊!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生着病喝酒!难受了就睡吧!我打点水给你擦擦。”

张继科感受着温热的毛巾在背上来回擦拭,迷迷糊糊地想:龙,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啊!你要是发现我的感情肯定会觉得恶心吧!龙...张继科终究抵不过睡意睡着了。马龙看着张继科逐渐垂下的眼帘,心念:继科儿还是这么可爱,一点都不像藏獒分明是一只小奶狗,他揉揉张继科的头发满意地笑了。可是马龙哪里知道张继科只有在他面前是只小奶狗,要是其他人早就被张继科一顿暴怼了。

高阳台NO.0

自己的脑洞之作  是狗血中的狗血   文笔渣  人物OOC 希望大家多包涵
――――――――――――――――――――――――
  许昕推门进来时,整个房间都是阴暗的,嗅觉里充满了刺鼻的酒精味只能模糊地看见墙角有一个黑影。他怒气满满地冲过去扯开窗帘,刺眼的阳光使马龙下意识地抬手挡住阳光。马龙抬起头似看非看地望着许昕,许昕看着眼前的马龙,他被他师兄双眼通红、眼神空洞,一脸许久未打理的胡茬的萎靡不振的形象和周边死气沉沉的气息吓到了,这哪里是外号“帝国破坏龙”的马龙,这分明是一个生无可恋的酒鬼。马龙嘴里还喃喃地念着:“继科儿,你快回来吧!我错了,我后悔了,我爱你啊!你知道我怕黑,没有你我怎么敢一个人睡!继科儿,我想你,我爱你!你快回来看看你的龙仔啊...”许昕踢开马龙周围地酒瓶弯下腰伸手拉起马龙,可是马龙却软塌塌地靠着墙滑了下去,许昕看着眼前这些景象不禁怒吼道:“张继科已经不在了,你这样做给谁看!你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他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再也没人当你的人形挂件,软乎乎地叫你‘龙仔’了...师兄,你...清醒点...他回不来了...回...回不来了啊...”吼到最后许昕的声音不禁弱了下去,声音里还带着一起哽咽。也不知道马龙是否把许昕的话听进去,但他在听见“张继科”三个字的时候空洞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亮光,他“呼”地直起身子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的抓着许昕急切地说:“昕子,你一定知道继科儿在哪对不对,你带我去找他吧!我跟他道歉,我们再也不吵架了!我告诉他我不再畏惧世俗的眼光!我要向全世界宣布‘我们在一起了!’你快带我去找他,我要告诉他!对,我要告诉他...我...我要告诉他...我要告诉他,继科儿...”马龙的手无力的从许昕身上滑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身子有软了下去。许昕看着此刻的马龙心一抽一抽地疼,许昕使劲地抓着马龙,死命地摇着马龙的肩企图摇醒他嘴里嘶吼着:“师兄,你醒醒啊!继科已经死了!他死了!回...回不来了!他肯定希望你好好地活着。师兄,你要带着理科的那份活...活下去啊!”马龙垂下眼皮,晦暗不明地说:“昕子,你去开车在楼下等我。我去整理一下,继科儿有洁癖肯定不喜欢看到我现在这样。”许昕以为马龙愿意打理自己,肯定是想通了。
   许昕载着马龙来到墓园,马龙叫许昕先走,他想和张继科单独待着。他远远地看见马龙倚在张继科的墓碑上,依稀听见马龙问:“继科儿,你一个人害不害怕?你不在,我一个人好孤单还害怕啊!……等……”风吹散了马龙的话。马龙见许昕走了,他摸着墓碑上张继科的照片,他就如他们初见时那般稚嫩而又美好。他说:“继科儿,不要赌气,等等我,我来找你了!”他拿出口袋的刀片用力地割开手上的动脉,鲜红的血喷涌而出,他仿佛看见他的继科儿站在他面前向他伸出手说:“龙仔,我不生气了,我们走吧!我门一直在一起!”
  许昕越想越觉得那个“等”字不对劲,待他回去为时已晚。马龙靠在张继科的墓碑上,全身已经冰冷僵硬,入目是鲜艳的红,但他师兄的嘴角挂着幸福的笑。雪白的纸被他师兄拽在手里与满目的红形成鲜明的对比上面写着“钟情怕到相思路,盼长堤,草尽红心。动愁吟,碧落黄泉,两处谁寻。我去找继科儿了,我们不在彼此身边会感觉孤单、害怕。我们是双子星,一颗陨落了,另一颗怎能独自存在。”
  他们把马龙葬在张继科旁边就如他们生前一样相偎相依。